pic
纳米机器人,真有传说的那么神吗?
未来并不遥远,但也没那么近。
科技·前沿·工程圆的方块
pic
人死之后,还有机会“复活”吗?
死后“复活”是个技术活。
科技·生物

喵奴Cathy

pic
鄙视技术专注基础科研,能让中国问鼎诺奖吗?
中国距诺奖大户还有多远?
科技·观点·社会贾鹤鹏
pic
抬着90岁老人去领退休金,这样尴尬的事,我们不想再看到了|邬晓钧
解开声音密码,让老年人不必奔波千里领退休金。
科技·前沿·社会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pic
香蕉可能要灭绝了,为什么蕉农们都开始玩手机?
香蕉面临“灭顶之灾”,AI或许能帮忙。
科技·前沿·农学

Lorena Guzmán Hormazábal

pic
追溯祖先,寻找罪犯……DNA能告诉我们多少信息?|王传超
一块几百年前、几千年前甚至几十万年前的骨头,会告诉我们什么?
科技·生物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pic
如何快速“发家致富”?基因组用了这种高招
复制黏贴再改造。
科技·前沿·生物卢平
pic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项链,碳家族里来新人了
就让我们用各类化学试卷欢迎它吧!
科技·前沿·化学圆的方块
pic
客官留步,要不要科学“看手相”?|汪思佳
我要跟大家说的是,其实我们是很科学的。
科技·医学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pic
我命由我不由天,是男是女我自己说了算
许多爬行动物的性别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巢的温度,草龟也不例外。这种受到温度影响而决定的性别,被称为温度依赖型性别决定(TSD)。
科技·生物八云Adri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