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生物学博士,我们给小孩选疫苗的戏好像也不少

读图模式

太长不看版

1)疫苗接种不用预支焦虑,医生会仔细嘱咐下一次接种是什么时候,忘了一两天也不用紧张,赶紧补上就好。

2)一类疫苗国家强制(免费提供),是基础保障;鼓励有条件的把二类疫苗也接种了。

3)灭活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也就是预防俗称小儿麻痹症的)不仅足够有效而且更加安全,没有致残风险。

4) 五联疫苗是目前唯一含有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的联合疫苗。另外还包含百日咳及Hib疫苗成份, 其中Hib疫苗可以预防由Hib引起致命的脑膜炎和肺炎。

5)名词解释:减毒疫苗=采用毒性减弱的活病毒研制的疫苗;灭活疫苗=没有病毒活性,只保留抗原,激发免疫系统产生抗体。


| 父母早晚都得成免疫学专家

给孩子进行疫苗接种,足以让每一个有点责任心的家长焦头烂额,三年内需要打二十多次疫苗,绝大多数在一年内完成,如同速成一门免疫学。

不少还没有孩子的准爸爸妈妈提前从各种渠道拿到了疫苗接种指南和套餐介绍,希望能在孩子出生之前做好缜密的安排,却被满页的陌生疾病和名词震慑住了。

图 | tuchong.com

我和老婆桔子都是生物学博士(我植物学,她细胞生物学),理解这些资料以及和医生沟通起来还算容易。不过非专业的家长也完全不用担心,政府提供的小绿本上其实已经给了我们不少参考答案,大多数时候跟着这本绿宝书走就好。只是偏偏有的疫苗还有的选,比如脊髓灰质炎疫苗,这时候就需要快速学习一下。

小绿本各位家长应该不陌生 | tuchong.com

作为80后,我们对脊髓灰质炎还是有些直观的了解的。除了电视上的宣传,我们身边也出现过因为被病毒侵害了神经系统,而肌肉萎缩、肢体畸形从而无法正常行走的孩子,这种病毒导致的疾病还有一种更为形象的名字: 小儿麻痹症 。脊髓灰质炎疫苗对抗的,就是这样一种能够致残的病毒。同时,在我们的大女儿米花在2个月大的时候,它也给了我们第一次关于疫苗的选择。

脊髓灰质炎病毒 | tuchong.com


- 灭活 or 减毒? -

目前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有两种,一种是 口服的减毒活疫苗(OPV) ,一种是 注射的灭活疫苗(IPV)。不难理解,减毒活疫苗是利用弱弱的活病毒个体在人体诱发感染,能产生抵抗力,但又不足以引发严重的症状。以前的糖丸和后来的滴剂都属于这种活疫苗。 但毕竟是活的嘛,就存在一百万分之二到四的疫苗相关的发病率 。[1]我们国家人口众多,以前这种通过服用疫苗致残的数量能达到每年几十例,也是不小的数字了。

口服滴剂OPV的小女孩 | Wikipedia.com

与之对应的就是灭活疫苗,是将灭活的病毒片段注射到人体内,也就是说它其中不含有真正的病毒颗粒,但和野生病毒一样可以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由于接种的是死病毒,当然也不会诱发感染。显然, 灭活脊灰疫苗(IPV)从安全性上是更优的 ,对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的父母来说,这,可以说是一条绝对诱人的加分项了。

但选择好了接种灭活的脊灰疫苗后,随之而来就是第二次选择。


- 单苗 or 联苗? -

国家强制的一类苗有11种 ,脊灰只是其中之一。很难受的是,好几种疫苗都不是一次性接种完成的,需要在不同的年龄回到医院按剂次接种。理想中的疫苗是接种一次就能预防多种疾病,所以联合疫苗应运而生了。 目前大部分的联合疫苗都属于二类疫苗的范畴,其中有一部分联苗还可以用来替代第一类疫苗,而且对疾病的保护作用是一样的 ,接种一种疫苗预防多种疾病,既减少了注射次数,也方便了家长。二类苗中有一种五联疫苗,优势就太明显了。顾名思义,五联苗是指把抵御五种疾病的疫苗联合在一起接种,包括 百日咳、白喉、破伤风、b型流感嗜血杆菌(简称 Hib)和灭活的脊髓灰质炎疫苗 ,一共打四针。与之对应的就 是四针免费百白破+四针不完全免费的IPV+四针收费的Hib疫苗。

医院给的疫苗选择卡也挺直观的

这里提到的 Hib疫苗 虽然目前在我国一类疫苗里没有覆盖,但这种该死的细菌能导致重症肺炎、脑膜炎和其他几乎只伤害五岁以下孩子的侵入性疾病,而且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建议将这种疫苗纳入所有儿童常规免疫计划了,所以 主动接种还是很有必要的

单独的Hib疫苗 | tuchong.com

这样算下来,在对脊灰、百白破和Hib都有需求的情况下, 打五联苗不仅省去八次跑医院的工夫,还 让孩子少哭8次,少了8次不良反应风险 。最后“加戏”完毕,五联疫苗属于自费的二类疫苗,得多花四支五联苗的钱,二千多给米花买一个更加安全,更少折腾,我们认为值。

因为有了对待米花的经验,小女儿米菟就出生后直接就打了五联疫苗。米花还陪妹妹一起去了医院,对妹妹腿上的迪士尼小公主创可贴羡慕不已。

米菟的迪士尼创可贴

对我们家庭来说,做出究竟注射五联苗还是IPV/OPV+三联(或者四联)的选择还是很容易的, 我们乐意付出额外的一些金钱,换取更全面的保护和更方便的接种流程


| 父亲节到了,最后说说《父亲》这门学科吧

俗话说,养孩子是一辈子的事情,但做父母并不需要考试。无论怎么凹学霸人设,我受过的教育和专业训练里都不包括育儿。所以自从桔子怀上米花,我的焦虑值就一直比较高,生怕“考砸了”,这可没有补考的机会。与此同时,我的催产素水平向来很低,面对孩子极少出现那种爱意溢出的心理状态。 既然没法通过正面的情绪来缓解焦虑,我就只能去努力解决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实际问题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直男思维吧?我觉得心态如我的父亲应该不在少数。

现在米花米菟都小,还不用操心学习,我焦虑的对象主要是安全和健康,尽早防患于未然一定不会错。而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疾病堪称立竿见影、惠而不费,每个为孩子成长焦虑的家长其实都应该把这方面的功课补足。

而且对于吾辈钢铁直男来说,为孩子规划疫苗接种的过程更加符合我们的思维方式,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逻辑和事实都足够清晰,不太需要做左右为难的价值判断。一类疫苗是国家规定必须接种的,不要钱,也不需要费脑子决定要不要打;二类疫苗才是需要做功课的地方,而我选择相信科学共同体。

而且,基于茫茫多的临床实验和流行病学研究,WHO、政府卫生部门和各种学术团体都有指南文本,清楚地展示了接种各种疫苗的风险和收益。查这些资料的过程本身就是享受,既能获得知识,又有一种“我在通过自己的智力活动保护孩子”的满足感。如果不想费劲读原始文献,还有不少靠谱的疫苗科普文章直接做出了接种与否的建议。

对有些家长来说,二类疫苗的价格也是一个权衡的因素。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社区医院给孩子预定五联苗和十三价肺炎疫苗后,朋友开玩笑说:“你莫不是钱多了烧的?”事实上相比接种带来的实实在在的防护和内心的充实感,多花点钱也值了。

如同养育孩子的任何一个环节, 在规划和实施孩子的免疫接种计划的过程中,父亲都不能做甩手掌柜 。我和桔子一向视彼此为队友,在操作层面上我也觉得除了胸部哺乳以外没什么是她能做而我不能做的,这样合作起来就比较胜任愉快。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思维方式类似,只要证据充足,做决定的时候就不会有很大分歧。其实对非学术背景的家庭来说也是一样,任何一方的理性和镇定都是对另一方强有力的心理支持。

以上谨与所有父亲共勉, 顺祝节日快乐!


参考文献

[1] "Polio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 – March, 2016". Releve Epidemiologique Hebdomadaire. 91 (12): 145–68.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