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了一口宇宙之坡,有枣

读图模式

最近看见一条广告,五芳斋联合天猫超级品牌日拍了一支与“粽”不同的科幻片。

因刚经受过《权游》大结局的试炼,在看广告的过程中,我举止端庄,面相恬静,大概齐天人合一,别无他恙。

视频先放这:

点击查看视频(普通话版)

点击查看视频(粤语版)

片子不难懂:“宇宙之坡”有个招待所,一个猴(?)担任旁白和主视角,我们看到李白喝醉了飘着呢,大眼睛女人在等待她过去的爱人,李雷韩梅梅进行着人类问候行为初探,老王跟烫头的爱因斯坦请教如何不秃的问题,还有青春期玲玲送给童年玲玲棒棒糖吃 —— 宇宙是个粽子,不同时空的人相遇在“粽子尖”。

非常好。当理工男心中有火,他基本能当半条龙使。

片头字幕“与过去,现在,未来同在”是这只广告的主要逻辑支撑,但它涉及一个极其复杂却又极其基本的概念:时间。

无论在经典物理学还是相对论、量子力学中,时间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在经典物理中,时间是各类事务发生先后顺序的一个过程,是可度量的;量子力学中时间是离散的,要遵循“不确定性原理”,但本质上也是可度量的;在广义相对论领域,有很多理论学家将时间作为一个变量剔除,变成了在引力场中的一条“路径”。“时间”既已难以解释,片子指向的“时空穿梭”就更加超纲了。

但冥冥中,我觉得,创作者是受到了“虫洞”的启发,给了浪漫时空曲线一个惊人的粽子形态折叠。手捏粽子,心系宇宙,广告界之光,格局令人感动。

简单说一下“虫洞”。对于虫洞的研究从广义相对论提出后就已开始,且一直作为理论物理领域的研究热点。到今天为止,关乎虫洞的“解”也有很多。其中一个大众耳熟能详的对于虫洞的定义或解释即“爱因斯坦-罗森桥”,这是爱因斯坦在1935年研究将电磁相互作用和引力统一时引入的一个“解”—— 在两个相互渐进的时空(space-time)由一条管道(tube)或桥(bridge)连接 —— 这也是目前最为经典的对于虫洞的“画像”(也是许多科幻影视作品提及“时空穿梭”时的理论基础)。

但是爱因斯坦-罗森桥由于无法避免“奇点”问题,其“解”是不完备的。其实在广义相对论刚提出不到一年,对于黑洞和虫洞的研究就已经大热:Schwarzschild通过最简单的假设给出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一个精确解;Flamm也提出了最早的类似于虫洞雏形的“解”;到上世纪60年代Kruskal-Szekeres度规将Schwarzschild度规延拓到整个时空。科学家对于虫洞的研究一步步深入,但经典意义上的虫洞仍是不可穿越的(non-trivial),由于能量的涨落和塌缩都是普朗克时间尺度的,因此无法形成稳定的“洞”使得光能够穿越。

当然目前有诸多理论来论证“可穿越”(traversable)的虫洞,包括高维度的引力理论、弦理论、非微扰下的量子引力理论等等,但依然是通过一系列的假设,并通常处于极端物理条件下的“数学解”。总而言之,现实层面,通过虫洞(更别提粽子尖)实现“时空穿梭”依然不可能。

回看这支五芳斋广告的基本构想——宇宙是个粽子,以及招待所内一些场景——秃老王偶遇爱因斯坦,玲玲给童年的自己吃糖等,这里面大大小小的事,创作者自己想通没想通呢?那他当然一定是没想通的,不然片子也不能有这种激情创作的流畅感和宿醉感。

但类似题材即使在体量更大、技术更完备、理论支持更全面的影视制作中也有很高的表现难度,看在《招待所》视听效果的份上(勉为其难嘉兴王家卫吧),我选择宽容。毕竟就卖个粽子,互联网时代,很少人严格了。

5.27五芳斋天猫超级品牌日,还有更多“与粽不同”的惊喜。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