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9月20日 美国短吻鳄

读图模式

美洲短吻鳄Alligator mississippiensis)又叫密河鳄,是短吻鳄属硕果仅存的两个难兄难弟之一。不过说“难兄难弟”也不太合适,因为不能因为一类动物中现存的种类少,就断定它们一定过得不好或者不成功。

短吻鳄属的另一位成员——扬子鳄A. sinensis),野外生存环境几乎丧失殆尽,绝大部分个体在养殖场里夹缝求生,的确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但美洲短吻鳄的日子其实过得相当不错。它依然有着庞大而兴盛的家族,作为顶级掠食者占据着美国东南部广袤的湿地,时不时还闯进人类的领地视察一番,似乎在向两脚兽们宣示,这些高尔夫球场和游泳池本来都是它们的固有领土。


这时一位鳄人高调路过。图片:Gareth Rasberry / Wikimedia Commons

叫鳄的两家人

在短吻鳄的地盘上,还分布着另外一种鳄类——美洲鳄Crocodylus acutus)。区分两个物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脸。美洲短吻鳄和中国的扬子鳄都属于短吻鳄科,英文名alligator,都有着一张鸭子一样宽阔的扁嘴,看起来带着几分滑稽和呆萌。而美洲鳄属于鳄科,英文名crocodile,则是一张牙尖齿利的尖嘴,给人的感觉要凶猛得多。


短吻鳄近照,长着一张宽阔的扁嘴,闭着的时候牙齿露出得也不多,看起来比较和善。图片:虫爷ChenZ


美洲鳄近照,尖而细的上颚并不会遮住下颚的牙齿,看起来犬牙交错,更加凶猛。图片:虫爷ChenZ


鳄科成员是“地包天”,即使闭着嘴,下排牙仍然会突出到嘴唇之外,而短吻鳄闭着嘴的时候,只有上排牙会露出嘴外。

美洲鳄(左)和短吻鳄的头骨对比。图片:虫爷ChenZ

除了长相不同以外,美洲鳄和短吻鳄偏好的环境也不同。美洲鳄对温度的要求更高,并且喜欢咸水。所以如果想在佛罗里达看美洲鳄的话,得去南端靠海的弗拉明戈(Flamingo)一带。运气好的话,还能够看到美洲鳄和短吻鳄双鳄同框。

莫挨老子!

不管是美洲鳄还是短吻鳄,它们对人的攻击性不强。偶会发生伤人甚至致死的事件,但只要保持安全距离不要去招惹,绝大部分情况下人和鳄鱼都可以和平共处。美国南部尤其是佛罗里达州的人民,早就对路边横七竖八躺着的短吻鳄习以为常,佛罗里达大学的竞技队伍还以短吻鳄作为自己的吉祥物和象征,并自称“Gators”——这个词来自于短吻鳄(alligator)的后半段。

短吻鳄对人类并不感兴趣,很多伤人事件的起因都是,人们随意地挑逗路边一动不动,看起来呆若木鸡的鳄鱼。短吻鳄看起来再呆,也是身长可以超过人类两倍,体重可以接近500公斤的庞然大物,再加上鳄鱼家族祖传的短距离冲刺爆发力,绝不是可以小看和戏弄的对象。虽然野生的短吻鳄并不把人类当作食物,但投喂短吻鳄会让它们把人类和食物联系起来,这也可能是一些伤人事件出现的原因。


佛罗里达大沼泽地国家公园(Everglades National Park)的警示牌,提醒游客要和短吻鳄保持5米的距离。图片:Kolossos / Wikimedia Commons

在野生动物的地盘上,都应该遵守基本准则:和动物保持距离,不打扰不接触不投喂,看好自己的宠物和小孩。不管对方是短吻鳄,还是那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萌物”。比如现在网红喜欢在旅游时投喂和合影的“土拨鼠”——旱獭,它会携带鼠疫杆菌,可比短吻鳄厉害多了。短吻鳄只是个“对人单体宝具”,人家旱獭还可以发动“对城宝具”“鼠疫”呢。

不笨,有时也温柔

虽然平时主要过独居生活,繁殖季节的短吻鳄会开展丰富的社交活动,寻找意中鳄。美洲鳄会发出低沉但响亮的吼叫互相沟通,也会通过拍打水面等方法互相交谈。交配后雌性会用枯枝落叶等材料建造巢穴,等待卵在植物腐烂发酵产生的热量中孵化。孵化完成后,雌性会挖开巢穴帮助鳄鱼宝宝出来,并把它们含在嘴里带往水边,保护它们很长一段时间。


其乐融融的短吻鳄一家。图片:Catholic 85 / Wikimedia Commons

鳄类都是非常聪明的动物,不但如上文所说会细心地照顾子女,捕猎时也很讲究策略,并非大多数人刻板印象里的无脑莽汉。非洲的尼罗鳄(C. niloticus)有复杂的社会关系,在狩猎中,经验和等级都比较低的菜鸟们会作为辅助,配合身经百战的大佬“打野”。美洲短吻鳄则有特别的捕食技巧:它们会把树枝顶在头上,吸引寻找筑巢材料的水鸟上钩。虽然还不算制造工具,但它们确实已经可以使用工具了。


短吻鳄头顶着树枝游过,准备引诱做巢的水鸟。图片:National Geographic

美洲短吻鳄是当地的顶级掠食者,它们对食物不挑剔。短吻鳄既可以放倒鹿、野猪和鲨鱼,展现它们的顶级掠食者风采;也会吃各种小动物塞牙缝,不管是鸟、鱼,龟鳖还是虾蟹,都在它们的菜单上。其实和大型猎物相比,它们更喜欢小型猎物一点,毕竟捕捉起来更加轻松。它们扁平而有力的嘴,也能轻松处理龟和螃蟹这些棘手的猎物。短吻鳄甚至还有吃水果的记录,是一位很讲究膳食均衡的朋友。


牙好,吃嘛嘛香。图片:Martin Woike / NiS / Minden Pictures

鸟和鳄的相爱相杀

在真正的自然界,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关系并不是中学生物书上的单箭头。短吻鳄和其他顶级掠食者一样,需要熬过危机四伏的童年,才能成为天不怕地不怕的猛士。短吻鳄宝宝的天敌很多,其中也包括成年短吻鳄菜单上的水鸟。对大蓝鹭Ardea herodias)这样的大型水鸟来说,年幼的短吻鳄只不过比鱼多了四条腿,见到自然不会放过。

短吻鳄和水鸟也不全是你死我活的宿敌关系。水鸟在繁殖期很喜欢在短吻鳄地盘的上方筑巢,把短吻鳄当成“保镖”,吓退浣熊这类喜欢偷吃又擅长爬树的敌人。在美国南部的沼泽,短吻鳄为当地生态系统做出的贡献远不止给鸟类当保镖。在旱季的时候,短吻鳄会挖掘水坑用于栖身,这些水坑会成为其他动物喝水和捕食的重要场所,度过难熬的干旱。除了水坑以外,短吻鳄还会挖掘大量的洞穴,洞穴废弃以后又会被其他动物利用。


有时也相安无事。图片:Chad Sparkes / Wikimedia Commons

佛罗里达是美国外来物种入侵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于是,短吻鳄又获得了一项全新的技能——“对入侵物种特攻”。入侵佛州的各种外来物种,下到各种鱼类,上到缅甸蟒Python bivittatus)和野猪,只要大小合适都可以成为短吻鳄的盘中餐。虽然短吻鳄不能完全消灭它们,但也是少数面对入侵物种,依然能够强势反击的本土物种之一。


大沼泽地国家公园里,本地物种美国短吻鳄和入侵物种缅甸蟒僵持在一起,缅甸蟒缠住了短吻鳄的脖子,短吻鳄也咬住了蟒蛇。图片:Lori Oberhofer / Wikimedia Commons

鳄类的家族在中生代曾一度繁荣,除了水环境以外还占据了很多其他的生境,出现了身长超过十米的恐鳄(Deinosuchus spp.)和帝鳄(Sarcosuchus spp.)等“大杀器”。如今的人们回想起那个时代,会感叹那是一个鳄鱼和恐龙相爱相杀的世界——可是这么一说,好像又和现在没什么不同,毕竟直到今天,鳄鱼还在和恐龙的后裔——鸟类相爱相杀嘛。




--------牙好胃口就好的分割线--------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取消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