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9月17日 小葵花凤头鹦鹉

读图模式

走在中国香港的街头,如果你运气好的话,会遇到一种嗓门很大又叫得贼难听的白鸟从头顶飞过,当它们落下时,你会发现这些家伙头顶上还有高耸的黄色羽冠,展开时像黄色的小折扇。它们就是香港著名的“都市传奇”:在高楼大厦间自由飞翔的小葵花凤头鹦鹉Cacatua sulphurea)。


多么酷炫的发型(自信)。图片:Ashleigh Thompson / Wikimedia Commons

“鹦鹉查理”的小兄弟

之前我们讲过“鹦鹉查理”葵花凤头鹦鹉C. galerita)的故事。小葵花凤头鹦鹉和葵花凤头鹦鹉的外观几乎一模一样,生活习性也类似,但与体长可达55厘米的葵花凤头鹦鹉相比,小葵花凤头鹦鹉的体长还不到35厘米,小了一大圈。它也是凤头鹦鹉属中体型最小的一种。葵花凤头鹦鹉的大本营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小葵花凤头鹦鹉则分布在印度尼西亚的苏拉威西岛、松巴岛、弗洛雷斯岛、科莫多岛等岛屿以及东帝汶等地。

由于岛屿之间被海洋隔离,小葵花凤头鹦鹉分化出4~6个不同的亚种,其中分布于松巴岛的C. s. citrinocristata亚种最为特别,与其他亚种明黄色的冠羽不同,它们的冠羽是鲜艳的橘黄色,常被单独称为“橘冠凤头鹦鹉”。


脑袋“开花”的橘冠凤头鹦鹉。图片:Ruth Rogers / Wikimedia Commons

从数以万计到仅剩两千

鹦鹉羽色鲜艳,性格活泼,能学舌,它们的高智商使其行为复杂而有趣,因此自古以来,鹦鹉就被人捕捉饲养作为宠物。但随着人们对宠物鹦鹉的需求越来越多,很多种鹦鹉被无节制的宠物贸易和栖息地丧失联手逼到了几乎灭绝的地步。根据IUCN的评估,全球现有的398种鹦鹉中,有111种的生存正受到威胁,时至今日鹦鹉仍然是鸟类活体贸易中最大的大头,它们几乎占据了《华盛顿公约》(CITES)列出的所有鸟类活体贸易的90%

小葵花凤头鹦鹉原本是印尼当地相当常见的鹦鹉,但由于宠物市场的需求庞大而被大量捕捉出口。据统计,在1980~1992年间印尼出口的小葵花凤头鹦鹉超过10万只,在捕捉和运输的过程中还有更多的鹦鹉受伤或死亡。松巴岛的橘冠凤头鹦鹉种群仅在1986~1989年这三年间就减少了80%,直到当地政府于1992年颁布禁令,禁止出口橘冠凤头鹦鹉后,情况才稍有好转。2012年的调查显示,当时整个松巴岛仅剩563只橘冠凤头鹦鹉


刚果非法买卖的灰鹦鹉(Psittacus erithacus),野生灰鹦鹉被大量捕捉作为非法宠物,华盛顿公约严格限制对它的贸易。图片:Jabruson / NPL / Minden Pictures

根据IUCN的统计,如今印尼各个岛屿所有亚种的小葵花凤头鹦鹉成熟个体加起来,也只有1000~2499只,全球野生小葵花凤头鹦鹉的数量可能只有2000只左右。虽然小葵花凤头鹦鹉已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一,其国际贸易受到严格控制,然而受到栖息地丧失和非法捕捉的双重影响,小葵花凤头鹦鹉的野生种群仍在急剧下降。

例如,科莫多岛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种群在2000~2005年间下降了60%。根据其野生种群快速下降的趋势,小葵花凤头鹦鹉在IUCN红色名录上被列入极度濒危(CR)物种,离野外灭绝仅一步之遥


印尼市场上,生病的凤头鹦鹉。图片:Jurgen Freund / NPL / Minden Pictures

总督府飞出的鹦鹉

根据有关机构的统计,中国香港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约有200余只,这个数字并不算多,但考虑到全球野生小葵花凤头鹦鹉仅剩约2000只,已经是全球野生种群的十分之一了。更何况与印尼原产地不断下降的情况比起来,中国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种群比较稳定,更是难能可贵。然而,这些鸟儿是如何来到中国的呢?不是鹦鹉们自己飞来的,它们在中国定居仍是拜人类所赐。

作为都市传奇,鹦鹉们的身世必然是一个传奇故事,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这样的:中国香港作为繁忙的贸易口岸,进口的鹦鹉为数不少,这其中就有小葵花凤头鹦鹉。


中国香港,小葵花凤头鹦鹉在线绳上玩耍。图片:Charles Lam / Flickr

1941年年底日军入侵中国香港,守军奋起反击但最终不敌投降,当时港督府(一说是驻港英军司令官邸)内饲养了一些小葵花凤头鹦鹉,时任中国香港总督杨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不愿心爱的宠物落入敌人之手,于是在被俘之前下令将鹦鹉们放走。也有人说是官邸内好心的管家担心兵荒马乱时人们无暇饲喂鹦鹉,为避免鹦鹉饿死将它们放飞,希望它们在野外能够自己生存下去。从此这些小葵花凤头鹦鹉获得了自由,在野外定居下来,繁衍生息。

这个故事十分浪漫,但真假已无从查证,也有人称早在1941年之前,就在中国香港看到过这些鹦鹉。中国香港的小葵花凤头鹦鹉来自于笼中鸟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些鹦鹉是幸运的,它们虽然背井离乡,但又在异国他乡找到了安全的栖身之所。如今只要到中环的香港公园去转一圈,就能在闹市中心看到这种极度濒危的稀有鸟类,着实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荷兰动物画家Melchior d'Hondecoeter画的鸟类和猴子,其中有凤头鹦鹉。图片:Rijksmuseum / Wikimedia Commons

他乡是最后的庇护所?

虽然小葵花凤头鹦鹉已经被列入最高保护级别,国际贸易受到严格管控,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利欲熏心的宠物贩子们经常通过各种“洗白”手段逃避监管。例如故意将非法来源的野生个体标记为人工繁育个体,从而“合法”出口;或者将野外掏窝的鹦鹉蛋走私到所谓的“繁育中心”进行孵化,再将孵化出的鹦鹉雏鸟称为“人工繁育个体”流入市场等等。

有调查发现,宠物贩子从印尼将小葵花凤头鹦鹉非法运输至菲律宾或新加坡,再从菲律宾或新加坡以“人工繁育个体”的名义将它们“合法”出口至其他国家或地区。就在不久前的2015年5月,印尼泗水海关查获了24只被走私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犯罪嫌疑人将这些鹦鹉强行塞进空矿泉水瓶里,想要将它们偷偷带出印尼贩卖。这些被困在水瓶中的小葵花凤头鹦鹉完全动弹不得,羽毛湿透,沾满了排泄物,处境十分悲惨,如果没有被警方及时解救,有几只能活着到达目的地还很难说


被放进饮料水瓶里走私的小葵花凤头鹦鹉。图片:Jefta Images / Barcroft Media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香港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种群似乎成了它们种族延续的希望之星。在新加坡也有一些从人工饲养的牢笼里逃出,自由生活的小葵花凤头鹦鹉。如果印尼的栖息地继续被破坏,非法捕捉仍然屡禁不止的话,中国和新加坡可能会成为,世界上最后能看到野生小葵花凤头鹦鹉的地方。


出现在中国香港的公园里的小葵花凤头鹦鹉。图片:Charles Lam / Flickr

直把杭州作汴州

像小葵花鹦鹉这样,动物逃出囚笼之后在他乡繁衍生息的案例,在其他地区也在发生。例如黄头亚马逊鹦鹉Amazona oratrix),它原产于墨西哥及中美洲北部,全球野生种群少于7000只,在IUCN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濒危(EN)物种。而在大西洋的对岸,有一小群黄头亚马逊鹦鹉在德国的斯图加特市安家落户,它们以树木的嫩芽和果实为食,夜间就睡在行道树上,树下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


人工饲养的黄头亚马逊鹦鹉,这种鹦鹉的种群也因宠物贸易而受威胁。图片:David J. Stang / Wikimedia Commons

根据发表在德国《鸟类学杂志》(Journal of Ornithology)上的一篇论文,这些鹦鹉最早出现于1984年,当时只有2只黄头亚马逊鹦鹉和2只蓝顶亚马逊鹦鹉(A. aestiva)。到2015年春季,当地已繁殖出51只鹦鹉(大部分为黄头亚马逊鹦鹉,少数为和蓝顶亚马逊鹦鹉的杂交个体),包括12对可繁殖的“夫妻”。这些鹦鹉的繁殖地点非常有限,它们只在斯图加特城市公园的老“英国梧桐”(二球悬铃木,Platanus × acerifolia)上,深度超过65厘米的树洞里繁殖,范围不到1平方千米。在这里一对亲鸟每窝平均能养大1.3只雏鸟,繁殖率超过它们在原产地的同类。

在2010~2015年间,这个黄头亚马逊鹦鹉种群几乎没有增长。研究表明,飞行中撞到玻璃以及车祸,使幼鸟的死亡率居高不下,导致该种群增长缓慢。缺乏繁殖可用的树洞,也是阻碍它们繁衍的重要因素,这个种群能否长久地繁衍下去还未可知。


拉丁美洲原产地的黄头亚马逊鹦鹉。图片:palindrome6996 / Flickr

易地保护”,也就是把某种生物转移到它原来的栖息地之外,来进行保护。让生物“背井离乡”,终究是在就地保护难以进行的时候,采取的特殊手段。每种生物都是它所处的生态系统中的一分子,一旦它消失了,引起的连锁反应往往难以预料。除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在生物的“故乡”保护它们,永远是第一选择。

无论是中国的小葵花凤头鹦鹉还是德国的黄头亚马逊鹦鹉,都可能存在基因多样性较低亚种间杂交栖息地和巢址有限等问题,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影响这些“出国”鹦鹉的发展和存续。我们不能把种群存续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出国”鹦鹉,将“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最好的情况是不仅篮子里有鸡蛋,还要保证“鸡窝”(原产地)里有足够的鸡蛋,从而达到“鸡生蛋、蛋孵鸡”的永续状态。


出现在中国香港的公园的小葵花凤头鹦鹉。图片:Charles Lam / Flickr

不过,在异国城市里自由飞翔的鹦鹉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它们成功生存下来的每一个事例都是一段传奇故事。当看到这些美丽的鸟儿吵吵嚷嚷地从城市上空飞过,除了感叹它们的自由自在,也会感觉到鹦鹉这一古老的类群正在适应被人类改造后的世界,虽然看上去不太“自然”,但毋庸置疑也是自然的一部分。

--------真的很吵的分割线--------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