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8月27日 椰子

读图模式

你仔细观察过一个椰子吗?

平时在市场上出现的椰子通常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半成熟的,带着全部或部分的青色外果皮,一般叫做“椰青”;另一种是已经老熟的“老椰子”,“外壳”已经被剥去。在成熟的老椰子上,我们可以在一头找到三个小拇指般大的坑。


有三个小孔的“老椰子”。图片:Petey21 / wikimedia

卖“椰青”的小摊,摊主需要拿着大砍刀把椰青顶上剁开,露出白色的椰肉,插上吸管。而对于老椰子,有经验的人根本不必用刀,只用一根吸管就能把老椰子上的一个小坑戳开,客人就能吸上甘甜的汁水了。


当然到手的椰子最好是这种状态的。图片:Crisco 1492 / wikimedia

你喝的椰汁,到底是啥?

我们喝的椰汁,其实是椰子的液态胚乳,那些白色富含脂肪的椰肉,则是椰子的固态胚乳——胚乳是种子储存养分的场所。椰子真正的“果肉”(中果皮),其实是被扔掉的白色外壳。


椰汁和椰肉,本质上都是椰子种子的胚乳。图片:pixabay

“老椰子”的最外层是木质内果皮,里面包裹着椰子的种子。内果皮上的三个小坑就是种子的“萌发孔”,其中一个小孔里生长着将来长成椰子树的胚,椰子种子发芽时,就会钻破这脆弱的萌发孔,先长出叶子,再长出不定根,而另两个萌发孔则依然被坚硬木质覆盖。


来认识下椰子的各部分都是什么吧~图片:busy.org;汉化:物种日历

松软轻巧的外果皮能使椰子在海上漂浮,木质化坚硬的中果皮使椰子种子能抵抗海水的高盐环境,使椰子漂到更远的地方萌发生长,比如海底火山喷发新形成的海岛——但即使到了今天,椰子也几乎只产于热带海岸,欧洲人见到椰子是相当晚近的事情。

隔壁小孩吓哭了

从欧洲人给椰子取的名字来看,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航海家们在15世纪第一次见到椰子时,可能被吓了一跳。

椰子的英文名叫coconut,有些地方也特意叫成“可可椰子”。并不像发音那样可可爱爱,“coco”在15~16世纪的葡萄牙语里,指的是人的头颅。成熟的椰子果实剥去纤维质的外壳,三个深色的萌发孔恰如有眼有嘴的人头——而且不是一般的人头,“Coco”或者类似发音的“Cucuí(库库伊)”的另一个意思,是葡萄牙人为了恐吓孩童睡觉所口头创造的一种魔鬼

这些被称为“Bogeyman”的鬼怪在世界各地的民间传说中都有,类似于中国父母恐吓孩子“再不睡觉,大灰狼就要来吃了你”中的大灰狼。可以想见,葡萄牙人在海岛上第一次见到椰子的时候,一定想起了小时候被“库库伊”支配的恐惧。


如果你是因为等物种日历更新还不睡,就原谅你。图片:tree-species / flickr

椰子出现在古代中国人的视野里则要早得多。在西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中有“留落胥邪,仁频并闾”,这里列举了四种美丽的植物,其中“胥邪”就是椰子,“邪”即“椰”(其他三种依次是石榴、槟榔和棕榈)。汉朝人知道“胥邪”,是因为秦汉时期中央政府名义上控制了今天的越南北部(交趾郡/交州),椰子就这样通过进贡被文人所知。外来植物名多从音,今天椰子的马来语称为nyiur,美拉尼西亚语称为niu,可以依稀追寻出上古汉语里“椰”的痕迹。

有意思的是,中国也有关于椰子和“头颅”的联想。《南方草木状》成书可能晚于宋朝,伪托晋代嵇含写,它记载了许多岭南植物。书中写到椰子的别称“越王头”,就讲了个汉朝时自立的林邑王派人杀了有宿怨的越王,并取首级悬挂于树上,化为椰子的恐怖故事,“俗谓之越王头”。


一个眉毛以下截肢的椰子(大雾)。图片:maxpixel

椰,无所不能

让欧洲人吓了一跳、初见视如魔鬼的椰子,却是很多东南亚和大洋洲土著居民赖以生存了上千年的宝贵资源。

今天在印度,椰子被称为“Kalpavriksha”,意即“满足所有愿望的神话之树”;在菲律宾,椰子则被称为“生命之树”。所以,是什么使得椰子能够集众多美誉于一身?答案依然是椰子对于当地居民的生活太重要了,以至于在马来半岛,椰子被称为“Pokok seribu guna”,即“一千种用途的树”。


位于印度的一片椰林。图片:Challiyan / wikimedia

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或许只把椰青里的椰汁喝完就扔了,但对于原住民,椰汁可以提供清甜的淡水;椰肉绝不会被浪费,会和椰汁一起打成椰浆,用于制作各种食物;经过晒干或烘干的椰子肉,可用于提炼椰子油;椰子开花时,切开花序会流出树汁,这些树汁熬制之后就是香味浓郁的椰子糖


椰子的花序(果序)以及椰子糖,可以看到花序上已经开始结出果实。图片:Kurt Stüber & Edi Wibowo / wikimedia

椰子叶丛包裹的叶芯也可以作为食材,比鲜笋更美味——只是不到饥荒时,原住民一般不会去取食叶芯,对于单轴生长的椰子来说,叶芯生长点被破坏,椰子树也就到了生命终点。

除了满足食物需求之外,椰子还能提供重要的生活生产材料。椰子坚硬的内果皮(“老椰子”的外壳)可以制造各种器具。椰子厚厚的外果皮和中果皮干制捶打之后是极佳的纤维材料,树叶也可以剥离大量纤维,两者在一起可以制作或长或短绳子、丝线,可以引火燃烧,可以编制衣服、容器,往大了可以制造航海用的风帆、缆绳、渔网;椰子树的树干笔直,是极好的建筑材料,更可以制造舟船,在工业时代之前,使原住民的远距离航行成为了可能。


菲律宾马尼拉的“椰屋”(Coconut Palace),整栋建筑都是由椰树制品及其他当地材料建成的。图片:Paul Shaffner / flickr

是清甜的现在与回忆

今天,椰子在全球热带海岸被广泛栽培。这是自然分布还是人类传播的结果呢?

在分子生物学时代,很多无法通过文献确知的人类文明与生存环境的联系都已渐渐清晰。椰子也不例外。

遍布热带的椰子只有一种。2011年的种群遗传研究发现,椰子可以分成两个主要的类群:一支原产于印度南部和斯里兰卡,随着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航行分布至非洲和阿拉伯沿岸;另一支原产于中南半岛沿岸至马来群岛、一直到大洋洲的美拉尼西亚的椰子,则见证了人类在大航海时代之前最为波澜壮阔的海洋文明征程——

大约公元前3000年起,说着南岛语的人群从东亚大陆出发,划着独木舟,带上他们能携带的所有的鸡和猪,从一个岛屿到另一个岛屿,在数千年时间里建立起了横跨太平洋的海上贸易生存网络。在南岛人的这场生存浪潮中,椰子毫无疑问起了极大的作用,它是被带上独木舟的最重要财产之一。在这个过程中,椰子也被人类驯化,一些被人类选育栽培的品种拥有了更薄的外壳、更丰富的胚乳,一些也被欧洲人带到了大西洋的热带海岸,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20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公路交通还不发达,对内陆生活的人来说,一个真实的、可以触摸到的椰子是非常罕见的东西。但即使从没见过真正的椰子,我们也从小在动画片、电视广告、椰汁饮料的易拉罐上见过了无数次。阳光、海滩、椰子树,各种我们能接触到的文艺作品,定义了我们对南方海滩的自由想象。我第一次见到的椰子,是外公去海南出差带回来的,那是一个涂上黑色漆,外面描画着“天涯海角”的完整椰子壳做成的小罐,里面装满了白胡椒粒。



晚风轻拂,椰林缀斜阳。图片:Gerry Ellis / mindenpictures

如今,人类用石油化工制造的塑料取代了椰制品,用合成的丁位癸内酯取代了椰子糖生产各种“椰子味”食物,椰汁加糖后接种木醋杆菌发酵形成的“椰果”,也逐渐只用糖水代替……

即使在海岛人的生活中,椰子似乎不再扮演主导地位,它也已永远借由人类的脚步,出现在地球上它从未抵达过的新大陆,成为城市的风景,以及人类共同记忆的一部分。

-------甜滋滋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