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7月27日 水黾

读图模式

作者: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夏天在湖边,我们总能看到湖面上飘着一些快速移动的“水上漂”,这种常见而独特的昆虫就是水黾[mǐn](Aquarius paludum)。

不过实际上,这个学名的中文正式名应该被称为“圆臀大水黾”,而“水黾”一词则更合适用于半翅目黾蝽科(Gerridae)昆虫的泛称。这类已知超过1300种的独特的水面昆虫,成功地占据着一个很少被触及的生态位,并借此涉足远洋,成为极少数真正意义上的海洋昆虫类群之一。


某种海黾。图片:Cory Campora / wikimedia

湖泊河流上的水黾和大水黾,湍流上的毛足黾,小溪上的涧黾,瀑布崖壁上的始黾,甚至海洋上的海黾几乎地球上所有的水环境都有形色不同的黾蝽占据着


黾蝽科常见的几个类型。左上:海黾亚科 Halobatinae,右上:黾蝽亚科 Gerrinae,左下:始黾亚科 Eotrechinae,右下:毛足黾亚科Ptilomerinae,摄于中国西南各地。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而我们今天的主角圆臀大水黾,则钟爱平缓安静的水面。湖泊、河流、水田,甚至临时的积水洼中,你都可能与它们相遇。它们也能很好地利用城市中的水体景观定居,成为昆虫中为数不多的,在城市兴旺的物种之一。


喜爱平缓水面的圆臀大水黾,摄于北京植物园。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水上漂靠“脚毛”

在这个奇迹般的家族中,圆臀大水黾几乎是中国最常见的一种水黾,它们的分布范围遍及全国各省及东亚多国。和除了始黾亚科外的绝大多数黾蝽亲戚一样,圆臀大水黾依靠修长纤细的中后足,借助于水的表面张力,把自己撑在水面之上,并能灵敏地快速移动。

圆臀大水黾的中后足末端有大量微观疏水结构,帮助它们实现这一堪称演化奇迹的独特技能。而它们易被忽视的前足则相对短小得多,通常折叠在头前,这对前足会被用来捕捉猎物或是在寻求配偶时抱住异性。在一些种类中,雄性的前足会显得非常壮硕,但在圆臀大水黾中,两性的外观差异并不明显


圆臀大水黾的水上漂,靠的是中后两对足。图片:Zoran Gavrilović / wikimedia

尽管黾蝽科的几个亲戚,诸如尺蝽科(Hydrometridae)及宽肩黾科(Veliidae)的物种也能稳步地在水面行走,但唯有黾蝽能做到在水面甚至湍流上快速行动。这样的能力一直让人着迷,在较新的研究中,黾蝽水面行走的动力,被认为来自于足末端多毛的疏水结构受力时,在水面下造成的漩涡所产生的反向推力。这个微妙的演化奇迹在海南巨黾(Gigantometra gigas)身上达到让人震撼的成果:亲眼见到这种足展比成人手掌还大的巨大昆虫,在湍急的溪流上稳健滑过,绝对能让你发出由衷的赞叹。


体型硕大的海南巨黾,摄于海南五指山。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开拓新家园,还要会飞天

包括圆臀大水黾在内的很多水黾的成虫,常常都有多个翅型: 无翅型(apterny)、短翅型(brachyptera)以及可以飞行的长翅型(macroptera)。环境因素的变动,会诱发某个型的产生:无翅型可以在安逸的环境中节省能量快速扩充种群,而长翅型则显然是唯一有望去开拓新家园的类型。

因此,当你以拍苍蝇的手法敏捷地从空中拍下来一只飞着的水黾的时候,也不必太过惊讶,尽管我第一次见时确实惊掉了下巴。


短翅型的圆臀大水黾,摄于北京植物园。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即使能飞,且能飞得很好,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水黾还是都老老实实地在水面飘荡的。想徒手从水面抓住一只水黾并不太容易,但如果你真能以矫捷的手法抓起一只的话,八成你也不会感到高兴太久——你会立即闻到一股异样的略带有酱油味的馊味,弥留在指间久久不能散去。正因这股特殊的味道,很多地方把水黾称为“卖油卖酱”或是“打酱油的”。

和很多半翅目昆虫一样,水黾的这些气味由它们位于后胸的臭腺孔分泌,用于让试图把它们吞下去的捕食者打消这个莽撞的念头。不过,两栖类和一些水鸟依旧会把它们当作打牙祭的点心,并乐此不疲。

如同所有的水黾,在吃东西这个问题上,圆臀大水黾也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水黾们依靠猎物落水挣扎引发的波动来定位并捕捉它们,漂浮在水面的新鲜小动物尸体也不会被它们拒绝。和半翅目的所有昆虫一样,圆臀大水黾以针状的刺吸式口器吸食猎物的体液。而当猎物较大时,可能会有多个个体一同分享的场面。


集群活动的圆臀大水黾,摄于北京植物园。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一生漂泊在水上

水黾是渐变态昆虫,它们的一生包含卵、若虫、成虫三个阶段。在北方,圆臀大水黾可以以成虫形态越冬。越冬地点并不在冰封的水中,它们通常会选择在石隙或是岸边的杂物之中度过冬季,我和朋友们甚至曾在溶洞洞壁上发现过越冬的成虫。

有研究统计表明,长翅型个体的越冬成功率要明显高于其他翅型。等春天到来,被渐高的气温唤醒的成虫很快就会回到久违的水面,抓紧时间觅食和繁殖。


水黾属(Gerris) 产卵模式的示意图。图片:《中国半翅目昆虫卵图志》

水黾的两性间通过拍打水面产生的波动来和进行交流。通常,雄性会发出特定频率的信号,当有意的雌性感受到后,就会一边“复电”,一边向心仪的对象靠近,并最终在水面上完成交配。


交配中的圆臀大水黾 ,摄于北京延庆。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交配并不常常一帆风顺,第三者插足并不少见,因此当你看到三只水黾在水面上叠罗汉的时候,也不必太过惊讶。短暂的交配后,雄性就会离去;雌虫则会将卵产在水生植物的表面,或排列整齐产在植物组织的内部


新孵化的大水黾一龄若虫,摄于北京密云。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新孵化的小若虫完全就像是父母的微缩版。除去始黾亚科的一些陆生种,绝大多数水黾从出生伊始就在水面上度过,即使蜕皮也不离开。小若虫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经历一次次的蜕皮成长,直到它们成年后,一部分长翅型个体会获得飞行的能力,走向更远的世界;无翅型和短翅型的个体,则将在这个生养它的地方度过终生,或许是大江大河,也或许,就是城市的景观水池。无论你是否曾在路过时俯身相见,这些在闹市区定居的昆虫,其实就在你每天途经的城市水面,看着你匆忙而过的身影,年复一年未曾离开。

当你看到今天的这篇物种日历时,我正在西藏的山林中考察。今年我写了四篇物种日历的主文:中华大刀螳、光肩星天牛、碧伟蜓,以及今天的水黾。回头看来,它们全都是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就能见到的昆虫。其实相比生活在远山密林中的罕见、稀有与珍奇,我更喜欢去记录这些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精灵。

你也一定曾与它们无数次擦肩而过,相逢,也许仅仅需要一次静心地俯身。如若读者们在看过这四篇文章后,能亲自在匆忙的城市中去用心留意,我想,直面这些生命时所带来的感动,一定能让你的每一天都更加璀璨。愿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都能与物种相伴;愿每一个欣赏生命的人,也都能乐享生活。






--------一直划水的分割线--------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