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7月26日 槐

读图模式

在30多年前,有两种树木被选为北京市的“市树”,一个是国槐Sophora japonica),另一个是侧柏(Platycladus orientalis)。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外的路边,有一排国槐的小树苗。老师经常教育我们,国槐是市树,要爱护。在谆谆教诲之下,小朋友们都不敢乱折树枝。其实,两千五百多年前,也有人致力于“爱护”槐树。


槐树见得多了,但你注意过它的花是水母造型的吗?图片:Philmarin / Wikimedia Commons;Pixabay

主公,您被选为“护树模范”啦

话说在春秋时期,齐国名臣晏婴的家门口,来了个姑娘,有事相求。她说,我的父亲走路撞上了大树,现在就快要死了!

被撞上的大树,就是一棵槐树。齐国的君主齐景公非常喜欢槐树,有棵硕大的槐树受到百般宠爱,齐景公下了一道命令,派人专门看护这棵大树,还在树上挂了个“护树牌”,写着:“犯槐者刑,伤之者死。”来找晏婴的女子,她的父亲不知护树的规定,结果喝醉了酒,一头撞到这棵槐树上了。齐景公这个生气啊!我刚下令,你就违犯,这是顶风作案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全城百姓都在盛传,撞上树的人就要被“咔嚓”啦。


槐树。图片:USCapitol / Wikimedia Commons

晏婴决定为了这件事去进谏。他对齐景公说,您知道有三条祸国之道吗?分别是暴、逆、贼。对百姓横征暴敛就是“暴”;强行抬高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价值,把一棵树弄到和国君一样的地位,这是乱搞,也就是“”;严刑酷法,让犯小错的人受到太过严苛的惩治,这就是“贼”。您已经大建宫室,为此把百姓盘剥了一通,“暴”是既定事实了,现在这棵大槐树,冒犯它就像冒犯您,撞了树的人竟然要被杀,您这是想把“逆”和“贼”都占全了呀!

齐景公一听,行了晏婴,我听你的还不行吗(听了这一堆指责,还能纳谏,齐景公也算是有器量了)?结果“护树牌”被摘掉了,喝醉了撞树的男子也终于被释放。

槐树到底好在哪儿

也不怪齐景公那么喜欢槐树,先秦时,槐树确实是倍受推崇。相传姜子牙所作的《太公金匮》之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周武王问姜子牙,你玩你的封神榜,结果把这么多大神都请来了,好神仙、坏神仙、聪明神仙、笨神仙,我也分不清楚啊!姜子牙就种了一棵大槐树,为周武王守门,好神仙放进来,坏神仙轰出去——槐树就是有这种本事!


姜太公像。图片:东方IC

也难怪后来《周礼》中说:“面三槐,三公位焉。”槐树花黄色,身份显赫的大臣恰好也穿黄衣服;槐树的果实圆形(其实是串珠状),如同天道运转的规律;槐树的木材有纹理,就像大臣要有文采。为臣子之道,与槐树的这些特性相符,若能身怀槐树一般的品性,就可以位列“三公”——“三公”到底指哪三个职位,不同典籍里的说法不同,但反正都是大官。

到了汉朝,有种说法称:“槐之言归也,古者树槐,听讼其下者,使情归实也。”在槐树下秉公决断,可以把握实情。要不然当年“三公”面对着大槐树办公呢。为什么在槐树底下就能明辨是非,去伪存真呢?因为槐树有通达鬼神之力


不,不是这种死神。图片:《名侦探柯南》

《说文解字》里头说:“槐,木也,从木,鬼声。”明代有本书叫《五杂俎[zǔ]》,这里面分析说:“槐之从鬼,或为归耳?”意思是槐树的“槐”字和鬼有关,它的“使情归实”的特性,也就是“归”,其实都是相通的,归就是鬼,鬼就是槐。这是不是后人牵强附会,不好说,但因为槐树与鬼等同,所以被认为是“阴气”非常旺盛的植物。

槐花黄,考试可不能“黄”

象征着身居高位的槐树,当然也被赶考的举子们喜爱了。谁还不想考出个好成绩,当个大官呢?恰好在唐宋时,槐树开花的时节,也正是举子们忙活的季节,于是民间流传着俗语说,“槐花黄,举子忙”。

举子们忙些什么呢?难道是想临阵磨枪,考前熬一夜把老师划的重点突击背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举子们在忙着四下走动呢。比如有的举子会拿着自己的诗文,去拜会个名家大儒,万一得了人家赏识呢?考中之后有人提携。结交同届的士子考生也很重要,当初跟你“布衣之交”的新秀,没准摇身一变就成了状元,将来混官场可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举子在考试之前,就要开始构建自己的人脉网络了。


明代赵秉忠殿试卷,考中了状元,给大家沾沾欧气。图片:三猎 / Wikimedia Commons

南宋诗人杨万里在《槐阴墿[yì]》诗中说:“阴作官街绿,花催举子黄。公家有三树,犹带凤池香。”也不知道槐树开着满枝的花,看着举子们折腾,心里作何感想。如今在北方,到了槐树开花的季节,也差不多要期末考试了。有的东西,好像从古至今都没变过。

槐树花能不能吃?

前面说了这么多“槐花黄”的典故,其实,槐树的花并不是纯黄色。按照《中国植物志》中的描述,槐花的特征是:“花冠白色或淡黄色”。反正要说槐树开黄花,一定会误导许多人,说是乳白或者乳黄色还勉强合适。古代说槐树花黄色,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槐树花其实是可以用来当染料的,染出来的颜色是黄色。宋代本草学家寇宗奭[shì]记载过用槐花染布的方法:用槐花煮水,沸腾即可染色。

槐树干燥的花蕾称为“槐米”,其中富含的芸香甙[dài]等类黄酮[tóng]类物质,是黄色素的来源。如今“槐米”仍被当作一种染色原料。过去人们为了让色素固定在布料上,会使用一些有毒的重金属盐,现在已经开发出对环境影响较小,更加环保的染色方法,比如使用单宁酸来固定色素。


蒸槐花。“吃”是很多人更熟悉的槐花用途,不过,国槐的花是不可以吃的哟。图片:Liliumlys / 豆果美食

这么说来,槐花真不错呀,又能染色,还能吃……等等,这种想法有点危险!关于槐花能不能吃的问题,我曾和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解释过好久,但他坚持认为:“我们小时候都吃槐花,怎么就危险了呢?”我这才知道,有不少人闹不清楚,春天开花,可以吃,还可以供蜜蜂采蜜的“槐花”,和夏天开花,可以染色的“槐花”,根本就是两种植物

春天开的“槐花”来自刺槐Robinia pseudoacacia),又叫洋槐,原产于北美洲,自明朝时进入我国。民间将刺槐花摘下,裹面蒸食,如今依旧作为一种野菜被端上餐桌,常见的“槐花蜜”也是来自刺槐。前面我们介绍的槐树,又叫国槐。洋槐和国槐二者都属于豆科,但其实是有明显差别的。


刺槐开花时,花序成串下垂,植物学上称为“总状花序”;国槐则是有点稀疏的宝塔状,支支棱棱的,称为“圆锥花序”。二者的果实也有明显的区别,刺槐的果实扁平,国槐的果实呈串珠状


刺槐(左)和国槐(右)的花。图片:Jean-Pol GRANDMONT / Wikimedia Commons;H. Zell / Wikimedia Commons

《中国有毒植物》一书记载,国槐的“花、叶、茎皮和荚果有毒”,所以如果吃错了花,还是有点危险的。所幸,国槐的毒性不算强,不然,我们的诗圣杜甫肯定英年早逝了。

杜甫写过一首诗叫《槐叶冷淘》,其中有几句说:“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新面来近市,汁滓宛相俱。入鼎资过熟,加餐愁欲无。碧鲜俱照箸,香饭兼苞芦。”所谓“冷淘”,就是过水凉面。而“槐叶冷淘”则是取槐树嫩叶挤汁和面,做成的凉面。好看,可能还会有点浅淡的青草味儿。这种食物的做法和吃法,至少到明朝都没太大改变。槐树的叶子,如果挤出汁液来,混入食物中彻底弄熟,吃起来不会有太大问题。至于如今,既然有安全的食用色素,就不必非用槐树叶子不可啦。


刺槐(上)和国槐(下)的果实。图片:AnRo0002 / Wikimedia Commons;天冬

在城市里看槐树

如今在城市里,国槐是十分常见的树木,在一些古迹、庙宇或庭院中,还能见到不少粗大的老槐树,钉着“古树”的标牌。原产于我国的槐树,如今在欧美也常见栽种,比如我在日内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门口,看见过一棵大树,觉得眼熟。凑过去细看,哎呀,是国槐!瞬间涌起他乡遇故知的心情。

用于园林绿化或造景的槐树,除了普通的国槐,还包括国槐的几个常见品种。最容易识别的是龙爪槐,它的枝干下垂,特别是小枝下垂明显,树枝向不同方向弯曲盘旋,组成一个伞形的树冠。说像龙爪,勉强算它像吧,总之就是扭曲拧巴的形态。


拧巴的龙爪槐。图片:Roberta F. / Wikimedia Commons

另一个品种是五叶槐,又叫蝴蝶槐羽状复叶只有1~2对小叶,聚集在叶轴顶端,让人感觉这些小叶被人用橡皮筋给扎在一起了。如果只看枝叶,不知情的人,有时候还真难一下认出这是槐树。


蝴蝶槐。图片:天冬

还有最近流行的一个国槐品种,叫做金叶国槐,新生的叶片是金黄色的,特别是在春季,满枝都是金色。入夏以后,它就有些担不起“金叶”之名了,因为它的新叶还是金黄色,老叶却是偏绿色的。近些年来人们十分钟爱彩叶树,金叶国槐的销路不错,在城市里栽种得越来越多了。

然而无论哪种国槐,观赏时都请注意一个问题:小心虫子。槐树上最知名的虫子是槐庶尺蛾Semiothisa cinerearia)的幼虫,俗称“吊死鬼”。这种我们熟悉的青虫子,会吐丝下垂,看上去如同漂浮在空中,一不留神撞上,就要吓人一跳。


耳边仿佛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图片:吴小咖是个好孩子

其实槐尺蠖对树叶破坏力虽大,对人还是挺温柔的,看它们扭曲成Ω状蠕动,也是我们小时候的乐趣之一。



--------逢考必过的分割线--------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