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种日历】7月12日 狗尾草

读图模式

经历了大规模国民素质层面的垃圾分类集训,如今上海的朋友面对“你是什么垃圾”这个问题时,眼神中比以往多了一份笃定。城市被垃圾包围着,完善的基础设施让我们感知不到这一点。一边,城市垃圾处理厂已经用填埋坑代替了高耸入云的垃圾山;另一边,居民们每日生产垃圾的数量依然有增无减。

绝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垃圾在经过回收、分拣之后会去到哪里。事实上,只有当垃圾被真正分门别类处理,垃圾分类才有意义——除了干、湿垃圾的分类,重金属等有毒物质会造成土壤污染,而可回收垃圾则是地球有限资源的再利用。


继上海开展强制垃圾分类后,北京的垃圾分类立法工作也提上日程。图片:东方IC

以往一个垃圾填埋场一般会占据数公顷的土地,封场完毕并不代表它完成了使命。上海市桃浦垃圾填埋场1995年开始封场,有学者在五六年后,对封场后桃浦垃圾厂的土壤进行重金属含量的检测,得出该地土壤处于锌、镉中度复合污染的结论。随着垃圾中的有害物质不断释放出来,重金属、有毒污染物在未来数十年中对所处环境产生持续累积的危害,土壤污染将会达到更严重的状态。

这个时候,一些植物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比如我们今天的主角——狗尾草。


普普通通狗尾草。图片:pixabay

“狐狸尾巴”,无处不在

狗尾草,学名 Setaria viridis,禾本科狗尾草属植物,种加词 viridis 是翠绿色的意思。在英文中,它和其他亲缘关系近的植物一起被统称为 foxtail(狐尾草),又因为它的颜色,所以一般被特指为 green foxtail

我们常见的那一束束“尾巴”,其实是狗尾草的花序。荒地里、水沟边,哪里都能见到狗尾草的身影,甚至在布满石子的铁路上,也有它们招摇的花序时不时地被火车底盘拂过。


铁路边的狗尾草。图片:Stefan.lefnaer / wikimedia

狗尾草授粉后很快就会长出种子。每一株狗尾草能够产生数千甚至上万粒种子,它们中的一部分在风中陆陆续续散播在附近,而那些掉在水中的、粘到人类身上的、被鸟类啄食的,就会远走他乡。


狗尾草等植物的种子,可以粘在动物的毛发上,传播到远方。图片:germanshepherdcountry.com


狗尾草花序和种子近观。图片:Rasbak / wikimedia

生为杂草,狗尾草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种子一旦撒所在田间地里,就会迅速占领土地,吸取本该属于粮食的养分,导致农作物减产,农民苦不堪言。


大豆田里,狗尾草长势喜人(x)。图片:Nigel Cattlin / FLPA / mindenpictures

在果园田地中,没有农民会待见它们。只有儿童会在田间嬉戏时信手拽来一把,最后扔到不远处的山丘上——狗尾草得以实现一次稍远程的播种。再多一点的用处就是拿来编成毛茸茸的小动物,或者把它的叶片拿来当哨子吹。

快来说说你们都是怎么折腾狗尾草的吧!

小米,从荒野走来

再野的植物也有可能被更野心勃勃改造自然的人类盯上。我们吃的小米(粟米)Setaria italica,其实就是由狗尾巴草 S. viridis 驯化而来的。

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最早的粟米发现于中国磁山文化的遗址中。也就是说,在公元前6500到公元前5500年,就有一批狗尾草被驯化并成功登上了人类的餐桌,狗尾草们的身份开始出现了分化。


有着狗尾草血统的粟米。图片:STRONGlk7 / wikimedia

狗尾草和粟米的幼苗状态几乎没有区别,但在成熟后的种子传播方式上,两者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区别:狗尾草的种子成熟后会千方百计散播出去,放任子子孙孙去闯天下,而粟米最后会把种子留下来。于是,人们得以收货大量粟米,作为古时候的主要粮食。


南瓜小米粥。图片:will121 / 豆果美食

富集重金属的网

狗尾草超强的抗逆能力如果运用在土壤修复上,将是它很好的归宿。

并不是所有植物都能在重金属含量过高的土壤中正常生长。在桃浦垃圾填埋场的植被中,长势较好的草本植物有狗尾草、荆芥、龙葵、商陆和麦冬,也就是说这几种植物在无需人为干预的状态下,就可以在重金属超标的环境下生长繁茂。

在这里,狗尾草不再是庄稼地里人人喊打的杂草;把铜、锌、镉、铬这些有害物质聚集在根部,是它最擅长的工作。只要一株狗尾草驻扎在土地上开始聚集重金属,就有可能发展成千千万万的狗尾草驻扎在土地上响应号召。污染土壤的修复工作,让它们化身为重金属无法逃脱的网。


研究者分析了匍匐冰草 Agropyron repens、猫尾草 Phleum pratense、鸭茅 Dactylis glomerata、狗尾草四种植物的嫩枝(shoots)和根部(roots)对锌和铅的富集能力,综合来看,狗尾草表现突出。图片:Saule Atabayeva / Phytoremediation(2016);James K. Lindsey;Rasbak & Kristian Peters / wikimedia;pixabay

在现代,任何一道处理程序,都要为人类无节制制造垃圾的行为负责。在未来,人类如果想要重新踏入这片土地,固定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仅仅是垃圾填埋后的一个细微环节。但愿我们终能重建起生态公园,让象征荒野的那一份生机回归城市。


阳光、酢浆灰蝶、狗尾草,一幅美丽的图景。图片:Takashi Shinkai / Nature Production / mindenpictures

--------续貂的分割线 --------

有邻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种日历》,每日零点,一起看世界。

>>>>> 目录帖 <<<<<

关注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GuokrPac),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0) 只看楼主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