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演义】第六十三回 The Last One Hour (II)

读图模式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体内。Ab的肠道里寄生着一种早期的五口动物(Pentastomida)——Aengapentastomum andresi。五口纲属于节肢动物门的一个分支,它们比蛭态涡虫更早一步演化成体内寄生虫。为了适应寄生生活,附肢和外骨骼都极度退化,只在身体前部保留了两对短小的钩爪。这种体型一直保留到5亿年后,那时A. andresi的后裔寄生在陆生脊椎动物——啮齿类,蛇,狗甚至人的体内。平时,Ab的免疫系统可以抵御这些寄生物的侵害。但现在,它们开始肆无忌惮地啃食Ab空荡荡的消化道。

Aengapentastomum andresi的化石和复原图,现代的五口动物全部寄生在脊椎动物体内,很难推测它们寒武纪的祖先如何生活。图片来源自[4]

  内外交困的Ab又游了一会儿,再也支撑不住。她的身体失去平衡,沉重的头部开始下垂,身体在桨状足的推动下冲向海底。Ab试图调整前进方向,这只庞大的动物沿着一条8字形的线路上下盘旋了几圈,随后一头撞在礁盘上。巨大的冲击力折断了几枝海绵,一群藏身在海绵孔洞中的小型节肢动物惊恐地向周围逃散。Ab继续挣扎翻滚,巨大的身体碾过一片礁岩,腕足动物紧紧闭上了贝壳,和破碎的海绵一起洒落海底。攀附在礁岩上的异虫类也被一同抛落,它们本能地摆出自卫形态,蜷缩身体,竖起尖利的背刺。成群的娜罗虫,褶颊虫和甲壳类挥动附肢,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Plenocaris plena,体型像小虾的早期节肢动物。图片来源自http://burgess-shale.rom.on.ca/

Sarotrocercus oblita,长着一对大眼睛的早期节肢动物,它可能以肚皮朝天的仰泳姿势运动。图片来源自http://burgess-shale.rom.on.ca/

  Ab终于平静下来,仰卧在她刚刚摧毁的礁岩正中,桨状肢依然在微弱地摆动,但已经无力推动沉重的身体。此时天色已经全黑——这个时代,一昼夜只有20小时,黑夜降临得很快。幽灵般的夜行生物开始出没,尤其是那些食腐动物,Ab散发出的死亡气息对它们来说,不啻盛宴的邀请函。

  最先到场的是不到1厘米长的马尔拉虫(参见第五十四回 做加法,做减法),这些寒武纪海洋中的苍蝇成群结队地盘绕在Ab周围。Ab在黑暗中也能感受到它们的骚扰。她徒劳地挥舞附肢,扭动身体,试图驱散这些讨厌鬼,但毫无作用。不过,马尔拉虫们也拿Ab束手无策。它们的附肢和口器柔弱,只能对付腐烂分解的食物碎屑,而Ab的躯体太过新鲜坚硬。这群马尔拉虫守候在这里,等待着其他食腐动物的协助。

之前介绍过的马尔拉虫。图片来源自http://burgess-shale.rom.on.ca/

  很快有其他动物靠近,它们是姗姗来迟的徳氏剪刀手虫( Kooteninchela deppi)——5亿年后,化石的发现者用他喜欢的电影来命名这种动物。这种早期的原螯肢动物大约4厘米长,样子很像1亿年后的蝎子和蜈蚣的组合体。它们长着一对剪刀状的爪子,身体却像蜈蚣一样细长,两侧排布着几十对游走用的附肢。徳氏剪刀手虫也是食腐动物,但却远比马尔拉虫更加凶猛贪婪,它们的利爪可以撕碎新鲜的尸体,有时会直接猎捕垂死的动物。对它们来说,现在的Ab就是一道摆在桌上的大餐。

徳氏剪刀手虫的螯肢化石和复原图。图片来源自[5]。

  徳氏剪刀手虫们迫不及待地下手了,用螯肢刺入猎物,然后扭转身体,撕扯下肥厚的肉块。由于体型相差悬殊,对Ab来说,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海水中很快弥漫起血肉的味道,马尔拉虫群也疯狂起来,它们上下盘旋,拼命捡拾飘散的残渣。这些小型的食腐动物必须尽快填饱肚子,因为大家伙们很快就会赶到,到那个时候它们就必须得退避三舍了。

  一只30厘米长的Tegopelte gigas迈开50对附肢,奔行在不远处的泥涂上。身边的古蠕虫纷纷缩回洞中,躲避这个凶残的猎手。但Tegopelte gigas毫不理会,它感受到了更大的诱惑——Ab的血肉。在大陆架,这种唾手可得的大餐可不是经常能碰到的,绝对不能错过。它兴奋地摆动着两根天线一样的触角,一面定位信号的来源,一面调整前进的方向,加速前行。时不我待,其他食肉和食腐动物也在朝着相同的目标前进,其中不乏和它体型相若的狠角色。僧多粥少,免不了一番争斗,先到场的能占到不少便宜,至少也可以多分一杯羹。

Tegopelte gigas的化石和复原图。这货就像个玩具小火车一样在寒武纪的海底横冲直撞。图片来源自[6]。 

  盛宴开席,狂欢继续。Ab的躯体逐渐消融在黑暗中,没过多久,她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神经索支离破碎,不能再传递信号。两只残破的大附肢最后抖动了几下,随后陷入了永远的沉寂。

  在她漫长的一生中,始终在追逐温暖的季风和洋流,巨大的身体吞吐着来自太阳的能量,是无数生物的栖身之所。在每个繁殖季节,她都会产下了数以百万计的后代,其中的幸运儿将会把这个物种的基因继续传递下去。

  寒武纪即将结束,而Aegirocassis benmoulai是成功延续到奥陶纪的恐虾类之一,它们的身影还将在海洋中遨游数百万年。

【完】


五口动物,又名舌形动物,是一群模样怪异的寄生虫。它们曾经被列为独立的舌形动物门,后来降为节肢动物门下的一个纲。各种原始特征被认为是适应寄生生活的退化造成。图片来源自维基百科。

地球名片

生物分类:动物界-节肢动物门-五口纲

存在时间:寒武纪 至 现代

现存种类:约120种

化石种类:不明

生活环境:体内寄生

代表特征:分节的舌形身体,头后两对附肢,呼吸,消化系统退化

代表种类:舌形虫,头走虫


参考文献:

[1]Peter Van Roy, Allison C. Daley, Derek E.G. Briggs, Anomalocaridid trunk limb homology revealed by a giant filter-feederwith paired flaps. Nature 522, 77–80 (04 June 2015) doi:10.1038/nature14256

[2]Jakob Vinther, Martin Stein, Nicholas R. Longrich, David A. T. Harper, Asuspension-feeding anomalocarid from the Early Cambrian. Nature 507, 496–499(27 March, 2014), doi:10.1038/nature13010

[3]Jun-Yuan Chen, Di-Ying Huang, Chia-Wei Li, Anearly Cambrian craniate-like chordate. Nature 402, 518-522 (2 December, 1999), doi:10.1038/990080

[4]Dieter Waloszek, John E. Repetski, Andreas Maas, A new Late Cambrian pentastomid and a review of the relationships of thisparasitic group.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 96(02):163 – 176, June 2005, DOI:10.1017/S0263593300001280

[5]Colin Smith (16 May 2013). "Actor Johnny Depp immortalised in ancient fossil find".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Retrieved 16 May 2013.

[6]N. J. Minter, M. G. Mangano, J.-B. Caron. Skimming the surface with Burgess Shale arthropod locomotion.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11; DOI: 10.1098/rspb.2011.1986

------------------------------------------
想看其他章节请点这里:

【地球演义】目录贴

感兴趣的话,请关注攀缘的井蛙,每天琢磨点新东西

评论 (15)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 2017-04-03 08:47 攀缘的井蛙 只看Ta

    【谢谢大家的喜爱和支持。寒武纪篇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进入奥陶纪篇,但我的知识储备严重不足,文笔思路也开始钝滞。为确保作品质量至少“能看”,“不那么垃圾”,接下来一周暂停更新,这段时间我会查阅文献,构思内容和情节。4月10日继续奥陶纪之旅,不见不散!再次感谢大家!】

    [33] |

全部评论

你的评论

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凤凰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凤凰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凤凰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