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2
需用时 01:59
16
130
我出轨了,但我不是坏人

(文/Benjamin Le)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是道德良好之人。他们知道背叛伴侣是不对的。那么他们对自己的出轨会作何感想?人在出轨之后又是如何重塑自我认知?这些问题可以帮助我们弄明白,为何所谓“好人”也会出轨。

认知失调理论认为,如果人的想法和行为不可协调,一定会有一个占上风。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疑惑:既然我们都知道烟与癌症的关系,为什么还有人要抽烟?就连抽烟的人自己都知道,抽烟可能会诱发癌症。他们往往会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我抽的也不是那么多啦”或者“我祖母每天要抽两包烟呢,还活到了90岁。”他们如此这般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后,就会觉得自己的认知与行为仍旧保持一致。

与此类似,出轨之人明白自己犯了错。他们可能会为了消除负罪感,而努力让大事化小。《社会和个人关系期刊》(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上刊载的最新研究提出,出轨之人也会为自己的不忠而感到良心不安。但他们随后会转变认知,将出轨视作反常行为,以此来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

心理学家的实验

研究者共进行了四次不同实验,将被试随机分到“忠实”组或“不忠”组。读者您可能会问,怎样才能在心理学实验环境下,让被试背叛(或者不背叛)他们的伴侣?就算真能做到这点,出于伦理考虑,研究者也不应该这么做。但在现实生活中,人就算拥有稳定的婚恋关系,如果为其他人吸引,也很可能会与之来往——这大概可算是一种形式较为温和的出轨。研究者以此策划了整个实验。

研究者要求被试回忆一段过去的恋情,以及当时除伴侣之外,他们还曾被谁吸引。且拿美剧“老爸老妈浪漫史”里的主角泰德打个比方。如果泰德来参加实验,他会被要求填写一份关于“不忠诚度”问卷。他会想起自己和前女友维多利亚那段已经结束的恋情。早年他在和维多利亚交往的时候,心里还常常想着罗宾,时常和她来往调情。

“老爸老妈浪漫史”剧照。图片来源:yyets.com

下面就到了本实验最精妙的部分:被试是提交问卷后,会收到“不实反馈”,让他们以为自己比其他被试更加不忠(或者相反)。也就是说,如果泰德被分到“不忠”组,他就会以为自己当年与罗宾的接触过于频繁亲密。和其他被试比较而言,他对自己当时的伴侣更加不忠。

实验结果表明,“不忠”组比“忠实”组更易产生负面情绪。被诱导认为自己不忠之人,更不喜欢自己。他们会感到良心不安,努力想让大事化小。所以他们会报告说,那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代表他们的为人(“那不是我平时的样子”)。

简单说来就是,人们知道对伴侣不忠是错误的,但这不能阻碍有些人明知故犯。一般来说,出轨之人都会很鄙视自己。但是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改变认知,把过错淡化,让自己感觉变好一点。这样一来,他们的负面情绪就得到了缓解,或至少他们不会再那么鄙视自己。他们可能不会从中吸取教训,在将来也可能更容易出轨。

本文编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Cheaters Use Cognitive Tricks to Rationalize Infidelity

The End

发布于2014-01-06, 本文版权属于凤凰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凤凰

我的评论

伏维阁主

科学松鼠会小红猪成员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