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4
需用时 02:38
13
34
费加罗:会使用、制作和改造工具的鹦鹉

(文/Virginia Morell)就发明才能而论,费加罗可能比不上达芬奇,但在戈氏凤头鹦鹉中,它绝对算得上是个奇才。虽然在这类鹦鹉的自然栖息地,即印度尼西亚的丛林中,人们从未看到过它们制造或使用工具,不过现如今,这只名叫费加罗的凤头鹦鹉却成功地打破了这一旧观念。费加罗生活在奥地利的一处鸟舍中,它无师自通地掌握了一套制作和使用树枝工具的技能。科学家们认为,这种自发的个体创造性行为在人类之外的动物中“极为罕见”,了解这一过程,将有助于揭开很多关于智力演化的谜团。

其实,在自然界中,有很多种鸟类天生就会制造和使用工具,如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 islands)上的啄木鸟雀、某些乌鸦和苍鹭等。生活在新喀里多尼亚(New Caledonia)的乌鸦更是个中好手,它们很善于将小树枝和硬质的棕榈叶子打造成矛刺和钩子,并利用这些工具来挖蛴螬。

但研究者们从未在凤头鹦鹉身上发现过此类才华——使用工具不是难事,但创造性地制造工具就另当别论了。所以说,称费加罗为凤头鹦鹉家族不世出的天才并不为过。来自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灵长类学家弗兰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认为,这类罕见动物奇才表明 “一般智力也可以产生创新行为”。也就说,创造性与某些类型的智力特化——譬如天生就会使用工具——之间并无关联。

费加罗特殊才华的曝光经历也颇富传奇性:一位来自维也纳大学的学生观察员发现它在玩一枚鹅卵石时,不小心将石头扔到了鸟舍外面,它想用爪子将石头够回来,却屡屡失败,最后,这只鹦鹉衔起一根竹枝,并试着用它来将石头拨回到鸟舍里——但依然没能成功。后来,学生将此事告知了认知生物学家爱丽丝•奥尔施佩格(Alice Auersperg),后者马上给费加罗开了个单间,还给它配了个名叫海蒂的异性伴侣。为了能将费加罗的神奇表演拍下来,科学家们又在鸟舍外面放了一枚坚果,而且位置与上次鹅卵石的所在位置差不多。

视频解说:聪明的小脑袋瓜子。 费加罗利用自己设计的工具获取食物。(来源:Auersberg, Szabo, von Bayern & Kacelnik, via news.sciencemag.org)

精彩镜头随之上演。费加罗先是在鸟舍地板上找到一根细棍子,并用它尝试性地够了几次。经历了几次失败之后,费加罗便开始着手制造合适的工具。它先是花了足足 25 分钟,用喙从鸟舍的木梁上撕扯下一块较大的木片,然后衔着这块木片,将坚果拨到自己用嘴能够得着的地方,最后一口吞下了胜利果实。此后,科学家们又对费加罗进行了 9 次考验,它几乎每次都随机应变地制造出适用的工具来,只有一次是直接拿了地板上现成的竹枝来用。还有一次,它想用一根侧枝当耙子来耙坚果,但发现工具过长,费加罗便对其实施了多次改造,让工具的长度变得刚刚好。

奥尔施佩格说:“使用工具、制作工具、改造工具,费加罗什么都做到了,而且技巧是越来越娴熟。” 另外两只接受测试的鹦鹉都未能表现出同样的才能,尤其是那只名叫海蒂的雌性鹦鹉,虽然费加罗的精彩表现它都看在眼里,但很显然,有样学样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科学家们并不了解费加罗发明和制造工具的思维过程。哈佛大学的比较心理学家艾琳•佩珀伯格(Irene Pepperberg)认为,费加罗的才能部分源自某些凤头鹦鹉所特有的顽皮和探索天性。“它们属于智商较高的一类鹦鹉,”她说。

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的野生动物学家约翰•马祖鲁夫(John Marzluff)同时也是乌鸦认知方面的专家,他认为,鹦鹉通常拥有较大的脑部,它们偏爱社交,而且较为长寿——这些特性皆有利于孕育出创新性的认知问题解决方案。野生环境中的食物容易获取,这使得鹦鹉们的创意才华被埋没了。“但在人工饲养的环境中,它们的工具制作才能便得以激发,于是三下五除二,工具完成,食物到嘴。这些小东西的脑袋瓜子里,究竟还装着些什么想法,这可真让人好奇!”马祖鲁夫说。



编译自:The Innovative Cockatoo: Figaro Invents, Makes, and Uses a Tool
内文图片及视频:news.sciencemag.org
文章题图:scarletmacawpetshop.com 需要指出,题图中的凤头鹦鹉不是费加罗哦。
The End

发布于2012-11-08, 本文版权属于凤凰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凤凰

我的评论

Lineker

凤凰译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