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
需用时 01:41
远古地球变暖,是恐龙打嗝儿放屁惹的?

和如今的反刍动物一样,胃肠内可能含有微生物的大型食草恐龙会排放出海量的甲烷,这种强力的温室气体截留热量的能力要比二氧化碳高效地多。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数据,全球每年排放5亿至6亿吨的甲烷,大部分都来源于人类活动。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甲烷排放来自于奶牛、山羊、绵羊、长颈鹿和其他反刍动物,它们每年释放5000万至1亿吨的甲烷,推动了全球气候变暖。

反刍动物的前胃内栖居有可以分解粗糙植物的微生物,分解过程的主要副产品就是甲烷,而它必须得排至体外。论文的合著者、英国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的戴夫·威尔金森(Dave Wilkinson)说道,动物可以通过打嗝或是放屁排出甲烷,奶牛主要通过打嗝来释放体内的甲烷。至于这些重约20吨的最庞大的恐龙是如何排出甲烷的,威尔金森表示,他们也难以判定这些蜥脚类动物释放甲烷的路径。

巨量甲烷的制造者—蜥脚类动物

为了估算出这些蜥脚类动物的甲烷排放量,科学家们猜测当时1平方千米的植被区约莫有10只蜥脚类动物。对现代反刍动物的分析显示,一只蜥脚类动物每天可能会排放出1.9千克的甲烷,相较之下,一只美国奶牛平均每天释放0.2至0.3千克的甲烷。假设当时有蜥脚类动物栖息的植被区为7500万平方千米,那么它们每年往地球排放的甲烷量可达惊人的5.2亿吨。

这项 研究 5月8日发表在了《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杂志上。研究团队的估计值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数据表明,蜥脚类动物的甲烷排放量很有可能与现今全球甲烷排放量(自然和人为的总和)相差无几。

研究基于有根据的推测

威尔金森和同事承认他们在分析中进行了数个有根据的推测。瑞士苏黎世大学的消化生理学家马库斯·克劳斯(Marcus Clauss)没有参与该研究,他指出,该研究团队基于蜥脚类动物体重所得出的甲烷排放量,是由现今爬行类和哺乳类,而不是恐龙的近亲鸟类的相关数据推算出的。问题是食草鸟类的甲烷排放量尚不得而知。

克劳斯说道,如果最后发现食草鸟类的甲烷排放量要比同等体型的食草哺乳动物少,那么整个计算过程或许就需要重新来过了。威尔金森则表示,撇去计算结果不论,恐龙的化石研究很清晰地表明,蜥脚类动物当时的生活环境要比我们现在暖和得多。

为了更好地将恐龙的甲烷排放与全球变暖联系起来,克劳斯建议气候建模者和古生物学者开始寻找能够表明蜥脚类动物鼎盛时期甲烷位于高点的相关迹象。

本文编译自:NationalGeographic, Dinosaurs' Gaseous Emissions Warmed Earth?
图片:Mark Hallett Paleoart/Photo Researchers
The End

发布于2012-05-15, 本文版权属于凤凰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凤凰

我的评论

疯子精灵王

机械工程学士

pic